怂的一批

怂的一批

我大概是真的,不撞南墙不回头
查看介绍

【裘光】命

这篇文是给 @齐雁 太太的投喂,太太不要嫌弃啊
OOC预警,是糖,短,一发完


陵光是一只鬼,准确点说是一只鬼王。对,就是那种看起来贼鸡儿厉害的鬼王。

当然,也只是看起来厉害。

陵鬼王端正的坐在红木桌后,眉头紧紧皱在一起,一手扶着额头,另一只手的手指无意识敲着桌子。侍从们被他的低气压吓得头都不敢抬,努力把自己存在感化为零。

这些公文到底是什么东西,知道的说这是公文,不知道的还以为下面的鬼联合人界道士想要封印鬼王呢。

陵光瞅着前面的折子,觉得脑袋更疼了。

他拿起折子,又放下,周而复始几个来回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站起身,往殿外走去,身边的侍从想跟上,陵光挥挥手让他们别跟着。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。

鬼界的亭台楼阁不少,但风景委实有些贫瘠,基本可以说是寸草不生。陵鬼王走了半天,反倒越走越气,甚至就想现在丢下王位跑路。

余光瞥到后面隐隐约约的黑影时,这念头立刻就被打消了,他与鬼卫的武力值成反比,根本没办法从严密的监视下逃脱。

王?别说笑了,有被下属监视的王吗?

陵光是在前任鬼王的王命下被迫继位的,那时候他才刚死没多久。

在阴鬼司洗去记忆后,陵光按照指示去找引路人带他去投胎转世。找到后路过鬼城中央,发现这里貌似是在举行一个仪式。引路人问他要不要停下来看看,陵光不是那种爱凑热闹的人,想也没想就拒绝了。引路人耸耸肩,带着他就要离开。

突然,陵光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了,话也说不出来,他用眼神示意引路人这是怎么回事,但引路人早已单膝跪地,跪的不是他,是他身后的人。

“他才是孤王的继任者。”

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,分不清年龄的声线,而后继续说道:“你们所有人都不及他,他是最完美的继任者。”

陵光终于能动了,可却是被法术操控着行动。

鬼们恭敬地排开两行,中间开出一条道,道的尽头站着一位男子,他的身后还站着几位看不清面貌的少年。

被人操控身体的滋味很不好受,陵光内心抓狂,只好狠狠瞪着男子,用眼神发泄他的不满。

他跟着男子走到祭台上,少年们被留在下面,其中一个少年让他觉得眼熟。

“现在还是听话一点,免得到时候受苦,你说是吗陵光。”

陵光瞳孔微缩,这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也许是读懂他眼里的惊讶,男子微微一笑,“你倒是比从前好懂多了。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,你只当是故人就好,接下来记得放松。”

男子不说话了,而陵光处于震惊中还没回过神来。男子是用法术传音,台下的人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。

等他反应过来后,加冕仪式已经快过半,现在到了最重要的一步——鬼王传承。

鬼王传承的内容十分庞大,需得在被传承者完全放松的情况下进行,不然会遭到强烈的反噬。

现在的情形不容陵光细想,他只好完全放松身心来接受传承。但是真的好痛啊,明明已经是个灵魂体,却像是有身体似的。

我该不会就此魂飞魄散吧,这是陵光昏过去时最后的想法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恍惚间好似有一双轻柔的手在安抚他快要爆炸的头,隐隐约约听见一个温柔的男声在他耳畔低语,“快点醒来吧。”

陵光醒来已是几天之后,他揉揉额头,刚想爬起来却又被摁了回去。

谁?他头昏脑涨,眼前模糊,试探着开口:“我这是在哪里?你又是何人?”

“王上您在鬼殿,我是您的将军,您的身体还没完全好,请不要乱动。”

像昏迷中听到的声音,陵光有些不自觉的贪恋这温柔。可他忽然想到那个鬼王,便急急忙忙道:“鬼王呢?他在哪?我要见他。”

“他说等王上修养后再去找他。”

“不,让我现在去见他,我没事。”

“这…”声音的主人有些犹豫,“王上您现在的身体还不稳定,不宜随处走动。”

陵光刚想反驳,又听到他说,“原谅臣冒犯了。”

等会儿,你别不是要……

陵鬼王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,就被毫不留情的给弄晕了。

——这臣子不能要了!有这么以下犯上的吗!!!

陵光第二次醒来之后,已经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。他坐起身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很好,这次没有头昏没有眼花身体倍棒。悄悄下床,尽量不惊动任何一只鬼,尤其是那只打他臣子名号却冒犯他的。

也许是陵鬼王的怨念十分强大,还真就把那只‘乱臣贼子’给念叨来了。

“王上既然醒了,为何没叫臣?”

陵光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鬼有些惊讶,不由得细细打量一番。

乱臣贼子倒是长得一副好面貌,眉眼英俊,墨色的眸子似璀璨的宝石,说是谦谦君子也不为过。

陵鬼王内心嘀咕我要是叫了你再次被弄晕,我不要面子的啊。但面上不显山露水,颇有一位君王的威严。

“孤王还没来得及叫你,你就出现了。”

这自称用得非常顺畅,像是他已经说过无数次。要是换在平时陵光一定会奇怪,可现在他只想找到前任鬼王,一探究竟。

“王上既然已经好了,不如先把这些折子给批阅了吧,其他人还等着王上的指示。”

陵光:哈???

这套路不对吧!?不是应该秒懂他的心意去找鬼王吗?

陵鬼王气急,瞪了一眼他的将军,“这些东西将军你看着办,孤王现在要去找前任王上。”

将军听到他这么任性的话也没恼,俯身行礼道:“那臣只好恭送王上了。”

陵光又瞪他一眼,抖抖宽大的袖子,不带云彩的走了。

将军瞧着他的背影,笑而不语。

“那什么……还是你带孤王去找吧。”

陵光没走几步又返了回来。

才不会说他根本不知道前任鬼王在哪里。

将军盯着他,过一会儿才答道:“是。”

“说起来,孤王还不知你叫什么?”

陵光是在去寻鬼王的路上突然问道。

“臣名裘振。”将军微微一愣,但很快反应过来,恭敬地回答。

“裘振……好名字,好名字。”他一连说了两遍好名字。裘振困惑,可也没能从陵光脸上看出什么。

怕是陵光自己也没想到,对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难不成是他在人界的故人吗?

“王上,我们到了。”

裘振的话把陵光从沉思中扯出来,他抬头看向远处的小亭子,里面的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“接下来就要王上一人面对了,臣先行告退。”

“你别走!”

话音刚落,两个人都被惊到了。陵光是惊讶自己怎么这么大反应,而裘振则完全是被陵光的语气给吓到了。

一时间,谁也没有开口。陵光不敢直视裘振,这个下属肯定是他在人界重要的人,不然不可能三番四次使他打破沉稳的形象。

“王上,臣先告退了。”还是裘振先忍不住,毕竟前任鬼王还在那儿等着,行礼过后走出陵光的视线。

陵光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角,理了理衣裳,调整好面部表情,向前走去。见到鬼王时,陵光挑眉,鬼王的样貌和之前所见大有不同。如果不是他看陵光的眼神没有变化,恐怕早就认错人了。

“你说我是该叫你鬼王大人,还是陵光,又或者是……朱雀神君?”声音也没有变。

“陵光便好,”陵光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找上他,但事到如今,只好走一步看一步,“况且我并不是真正的朱雀神君。”

“不,你是。”那人一脸认真,嬉皮笑脸都收了起来,“朱雀降临人界渡劫,恰巧投身王室,而你就是朱雀转世。”

“不过我是怎么也没想到,堂堂神君竟为了一个凡人自愿舍去仙骨,只求再世投胎为人。这也太可笑了吧。”

“……那又怎样,”陵光过了好久才开口,“之前的我做的事,我不做评价,现在的我早就洗去记忆,成为一个脑子里只有陵光这个名字的鬼。”

那人说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,从阴鬼司出来的那一刻,他就只是陵光。

“只是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,为何你要我做鬼王?”他盯着那人,妄图看出些什么。

“因为…你是朱雀,又是做过王的人,选你再合适不过。”那人突然笑了起来,“陵光,在五年内不许擅自把王位传给其他人,我会派人盯着你的。”

那人的身影在渐渐消失,陵光想要说话,却被他打断,“朱雀,你要好好的,别再这么傻了,和他要幸福啊。”

和谁?陵光没有问出口,那人就已经消散了。他在亭子里待了许久,而后慢慢走回鬼殿。

“我说你们……”陵光忍了又忍,终于在第三年爆发了,“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了!虽然知道你们是那家伙留下来,可能不能别在我睡觉的时候看着我!”

天天被人看着吃饭、睡觉,精神不衰弱才怪。

但身后的黑影没有丝毫动容,依旧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。

陵光:我有句mmp不知该不该说。

在陵光快要爆粗口时,裘振来了,绝对是来叫他回去继续批文。

“孤王不回去,孤王要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在裘振还没开口前就把话给堵住,看他能怎么办。

裘振无奈的笑笑,眼里尽是宠溺,“王上既然不想批,可以去找左相帮忙,只要记得别被右相发现就好。”

陵光震惊看着裘振,这个裘振是假的吧!这么好说话,是我没吃药还是他没吃药?!

“别这么看我,我们两个都没病,难不成我平时对王上很严肃吗?”

陵光超想点头,但碍于现在的裘振不正常,还是少说话为妙。

“既然如此,王上还是老老实实回去批阅折子吧。”

“别…你没有严肃,很平易近人。”

陵光哀嚎,我堕落了,竟然被一个臣子威胁,王的形象一去不复返了。

裘振看着他的小表情,觉得手心发痒,想揉揉陵光的小脑袋,又想掐掐他的小脸。

“王上,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,不然可要被右相说了。”裘振最终还是忍住心底的渴望,没有动手。

陵光一想起右相心里止不住打颤,也不是谁能够忍受右相的唠叨。

“好吧,我们回去。”

陵光先一步向前走去,裘振一如刚相识时看着他的背影。良久,追了上去。

与他并肩而行。

FIN

评论(6)
热度(11)
© 怂的一批 | Powered by LOFTER